拉姆ji 第二卷 第七章

    看着赛门盯着自己的*体走神的样子,汉娜冷笑一声。她缓缓地站起,用脚尖将椅子踢飞到墙角。
看到汉娜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赛门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汉娜好气又好笑地丢开鞭子,然后揪住了赛门*前的衣襟,将他拉向自己的身体。
在二人的脸孔几乎零距离地接触下,赛门终于把注意力从汉娜身上的伤痕转移开。

汉娜的五官并不像琳花那样*致,脸型也不如琳花秀mei,*格也远比琳花狂野,可就是骨子里透着一股叫人抵挡不住的风情。
在床上的大多数时候,琳花更像是一个单纯的接受者,一个专门用来盛装赛门的情绪与*望的rong器。而汉娜不同,这团撩人的火焰从不懂得包rong,也从不迁就。哪怕是绑住她的手脚,再蒙上她的*睛、塞上她的耳朵、堵上她的嘴,赛门也鲜有把握住主动权的感觉。隐隐带着一点对这种现状不满的情绪,赛门在享受汉娜的时候总是挟着一股略带恶意的*bao,用着存心要让汉娜求饶的势*去蹂躏她的*体。

可是汉娜似乎从来就不知道“求饶”这两个字是怎幺写的。
无论赛门如何去揉捏、去啃咬、去抠挖、去抽*、去*打,汉娜总是摆出一副意犹wei尽的态度,嘲讽着赛门的所有努力。
也许是汉娜有意为之,不管是被按倒在床、还是摁在地下、抑或是被吊起在刑架上,她总会不时地去嘲弄、*侃、奚落赛门的种种“无力”。被激起强烈嗜**的赛门也总是用常人难以承受的力道与手法来回应她的挑衅。
不过无论赛门在这样的惊tao骇*中如何豁尽全力去保持平衡,最先翻船的总是他。在汉娜逐步升级的要求下,赛门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

在卧室的床上——“我的赛门大人,您是没吃晚饭吗?还是你的腰断了?”
在饭厅的墙边——“快点儿,再快点儿!你这懒鬼。就是找个十五岁的孩子来*我也比你这个不中用的东西要强一百倍。”
在地下室的刑架下——“今天的鞭子怎幺软绵绵的?简直就和你的*bang一样。”
面对如此情形,赛门除了越发猛烈地用下身去撞击汉娜的*部与小腹,或是用更狂bao的力量与频率去**汉娜的*体外别无他法。
只是,每当汉娜用半挑逗半挑衅的*神和话语去暗示赛门动用更加酷烈的手段与器*时,赛门总是能在关键时刻勒住自己的缰绳,这让汉娜十分苦恼而又不悦。

其实赛门自己也是胆战心惊。
每每看着汉娜盯着炭炉、刺gun、钩刃之类恐怖的刑*一脸期待的表情,赛门一想到自己满脸狰狞地手持着那些东西站在汉娜身边的样子就不寒而栗。面对汉娜喋喋不休的谩骂,赛门*多也就是抄起一把*盐抹在汉娜的身体各chu了事——*粝的盐粒zu以让她闭嘴,更关键的是,这东西能给伤口消du。

结果,汉娜想出了一个让赛门哭笑不得的办法,那就是让赛门去找其他人来对自己下手。
赛门实在是拗不过汉娜的执着,汉娜说,如果赛门不答应,她就自己到外面去“想办法”。<